小佳维现身表态‧“爸妈打我不要跟他们”

小佳维现身表态‧“爸妈打我不要跟他们”(槟城‧大山脚)夫妇指控姐姐匿藏7岁儿林佳维后,林佳维週一(7月5日)晚现身记者会道出实情,并一再重申:“我没有顽皮,但爸爸妈妈却打我的手,我不要跟他们回去!”自满月开始便由保姆姑姑黄南媚(65岁)一手带大的林佳维,在姑姑和堂哥堂姐张俊君、张云娟、张云凤及亲戚卢依琳等人的陪同下,出席由行动党槟州公共服务投诉局顾问陈宗兴召开的记者会。黄南媚与弟弟林裕德(44岁)是十多年前才相认的亲姐弟。她对于弟弟指控她匿藏侄儿一事感到极度不满,并情绪激动地说:“是佳维哭着不要回去,见孩子哭成这样,我们还忍心把他送走吗?我们没有匿藏孩子的意图,如果弟弟要回这孩子,我们绝对会让他回去。但他们必须确保能给佳维一个温暖的家庭及完善的教育。”她披露,佳维从报读幼儿园到小学,都是由她以监护人的身份代为报名。“在佳维準备入读一年级时,我曾问过弟媳是否要把孩子带回身边。当时弟媳说经济暂不允许他们接回孩子,希望我帮忙照顾佳维多两三年。”黄南媚说,除了那一次,弟弟及弟媳过去不曾提及要把孩子带回身边,直到6月29日下午5时多,弟弟及弟媳突然来到家门前喊着要带回孩子。弟弟当时只说了一句“我顶不顺了,我一定要带回孩子,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。”没搬迁避开弟弟“由于佳维当时还在学校上课,弟弟见不到孩子,就直嚷是我们故意把孩子藏起来。”对于弟弟所指的“顶不顺”,黄南媚相信是弟弟不满经常遭斥责未尽父母的责任。另一方面,黄南媚也强调,她一家人至今仍住在阿儿玛的喜悦园,并没有举家搬迁避开弟弟及弟媳。不过,弟弟曾有一次突然爬墙入屋硬抢佳维的书包,自此之后,他们一家都儘量往邻居家钻,免得再次被骚扰。至于被指说家里电话无人接听,她解释,她因为到顾客家陪月,所以鲜少在家,而週日(7月4日)国阵巴东拉浪州选区协调员陈德钦拨电至住家却无人接听,只因她和家人都已外出,家里无人,又怎幺接听电话?斥弟弟夫妇未尽父母责任黄南媚直斥弟弟及弟媳过去7年来未尽父母的责任。她说,佳维自出世满月后,弟弟便委託她照顾孩子,孩子出世到现在,作为父母的弟弟和弟媳却鲜少来探望孩子,孩子生病了也置之不理,就连一通关心的电话也没有。父母无暇照顾她说,佳维在5岁那一年被父母接回家后,便患上手足口症,却因为父母无暇照顾,又把孩子送回给她。“虽然佳维的病情最终痊癒,但他好像患了自闭症,足足一年不开口说话。”夫妻吵架曾扬言卖孩子黄南媚披露,弟弟及弟媳两夫妻曾在孩子4岁那年吵架时,扬言要把孩子卖了!她拒绝让佳维到学校上课,是担心弟弟突然到学校把孩子带走。“学校老师甚至校长都不曾见过弟弟及弟媳,倘若佳维在上课期间被带走,身为监护人的我必须负上责任。”指代付上学费用她称,她可以把佳维交回给弟弟及弟媳,但弟弟目前失业,弟媳也只是一名百货公司销售员,她很担心他们无法给佳维最好的照顾。“佳维满月至今,弟弟除了不定时缴付保母费外,上学的费用也要我们代付,这些我们都可以不计较。如果他们没能力照顾佳维,我们还是欢迎他们把孩子送回来。不过,如果弟弟继续以强硬手段把佳维带走,我们不排除向法庭申请保护令,保护佳维。”行动党槟州公共服务投诉局顾问陈宗兴深信黄南媚并无“匿藏”佳维的意图,但佳维毕竟是他人的孩子,所以他愿意充当中间人,安排双方见面,让孩子回到亲身父母身边。由于黄南媚担心弟弟随时前来带走孩子,已到警局备案。佳维妈妈:省吃省用缴学费被黄南媚指责7年来没尽父母的责任,7岁童林佳维的妈妈杨纤钻强调,倘若她不关心孩子,她过去便不会省吃省用,为的就是缴付孩子每年2000多令吉的幼儿园学费,甚至是目前的补习费。她说,由于丈夫失业,无法缴付每月400令吉的保姆费,夫妇俩才决定在孩子3岁那一年把孩子带回身边照顾。“当我把孩子带回照顾两週后,姑姑却说非常想念佳维,她知道我丈夫失业,所以愿意免费帮我照顾孩子,只要求我们定时购买奶粉及尿片给孩子。”她指出,由始至终,除了保姆费,孩子的奶粉或是学费,都是由她负责。夫有安定工作“我承认每月仅去探望孩子一两次,问题是,每当我欲跟孩子闲聊,他们就叫孩子去睡觉。当我要牵孩子的手时,他们却刻意把孩子拉开,每每摆出一副臭脸对着我们,如此的态度叫我们如何想踏进他们家一步?”“最令我生气的是,今年农曆新年我把孩子接回家过年,佳维却在年初一嚷着要在下午4点前回姑姑的家。当时我非常怀疑,追问之下佳维才道出是姑姑的女儿教他这幺说的。所以,佳维说我们打他,我也怀疑是姑姑一家人教唆的。”杨纤钻指出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把孩子带回身边。她说,丈夫目前已有一份安定的工作,照顾佳维的起居绝对不成问题。‧2010.07.06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