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你的敌人?恐怕不太对劲

翻译:Wendy Chang

在之前的文章中,我提到有很多藏在宗教经典的讯息其实是不太可靠的,尤其从现代的观点来检视,而且如果把书中核心段落还有其他段落拿来对比会发现有些矛盾,之前我就举了圣经几个段落当例子。圣经和古兰经各为广义基督教还有伊斯兰教的经典,信徒认为经文是神圣的,他们十分地尊崇,而这些经典的内容也很複杂,光我们今天看到的版本可能就花了几个世纪才形成,这几个世纪中,许许多多的编辑者都在为释义不清经文「努力」,通常他们会加上自己的想法,以便在那个时间下,意识型态是合宜的。

批判版本直到最近才出现,批判版本是在原来的文本之外加上确定的日期、修定和其他改变;分析风格、语义,以及其他语言含意等等。如果想要用现代方法来分析文本,在宗教这个领域会是个困难,因为「神圣」的文本也许没有他们声称得那幺神圣,目前古兰经还没有出现批判版本,我想很多人都会想知道为什幺。

所以最简单避免麻烦的方法就是只截取一小段,如此一来好像就可以呈现文本的意思,传达其宗教概念。

圣经的选读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段落选读无所不在,有点算是近乎虚伪的行为。在一本「神圣」的书中,每一字每一句都应该是神圣的,但如果你撷取某个段落,那你选择这个而不是那个段落的的理由一定在书本之外。这样的话你等于是忽略了整本书而跟随自己的理由。

在该篇文章中我也提到,基督徒很喜欢在提倡圣经十诫的道德价值时,将经文中某几段撷取出来做为引文,从旧约圣经开始基督徒就很喜欢引用了,但是他们大部分都坚信自己的道德价值是来自新约圣经,而那算是一本文选集,集结了许多不同作者的作品,他们深信耶稣基督就是旧约圣经中提及的弥赛亚-救世主,甚至祂就是神之子。

我们来检视一下新约圣经中最常在礼拜中被拿来选读的圣句-山上宝训〈The Sermon of the Mount〉, 在路加福音的第六章还有马太福音的第五章都有这段,也都是在耶稣逝世后三个世纪写成的,最原始的文本也已经散失了,我们有的只是传了好几个世代不断被複製的手抄本,这段圣句主要讲的是要爱你的敌人,路加福音第六章27-31是这样写的:

我们就简单直接地看文本就好,也不需透过神学家来替我们解读,也不用管马太福音第十章:34-36是怎幺写的。(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;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,乃是叫地上动刀兵。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,女儿与母亲生疏,媳妇与婆婆生疏。)

爱你的敌人?恐怕不太对劲

所以,「爱你的敌人」到底指的是什幺意思?

第一、我们要知道爱其实是一种激情,无法用理智控制的,我无法出于某种目的去决定爱上谁,爱情就是这样产生,爱上就爱上、不爱就不爱,就像我永远不会爱上臭豆腐一样,不管你坚持它多幺好吃,而且如果我强迫自己去爱臭豆腐,那应该就不是爱了,而是其它的情感,所以要爱你的敌人根本不可能,完全是一件荒谬的事,不过基督徒还有更绝的一招——努力试、努力达成。如果你做不到,就是一个有罪的人,如果你是个有罪的人,就更需要上帝救赎了。

第二、你的敌人可能是危险的,不只在个人层面也可能在政治层面,如果是自己的敌人,能避开最好避开,那如果是牵扯到政治的事,那幺你最好找好盟友,试想一下有一个「敌人」想要跟你妻子有婚外情,你发现了这件事,出自于爱的精神你也跟这个「敌人」说你的妻子也爱他,他会怎幺做呢?也许他会说,哦,那太好了!我们都很爱对方,那我就跟你妻子在一起了,所以你把你的「左脸」也给他了,在法文有个形容这个情形的词彙叫做「三角家庭」(ménage a trois),指3人发生性关係并住在同一屋檐下,难道这不算是神的人格形象幻灭吗?他让我们有的嫉妒感,本身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行为。

在另一种情况下我也有个历史上的例子,能够解释为什幺这种乌托邦的道德标準根本过时了,1938年9月当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在伦敦机场向英国民众宣告,自己从德国带回跟希特勒的协议-慕尼黑协定,手上挥舞的纸张有希特勒的签名,他说这带来荣誉及和平,但最后协议只是废纸一张,而他挥舞着协议的画面也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笑话之一,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不到一年后开打。张伯伦把另一边的脸也送给了希特勒——捷克的苏台德地区,他允许希特勒併吞捷克,诚为二次大战的导火线,我并不是要怪英国让二次大战发生,但就是这种政治上的天真要去迴避暴力及危险,最后带来致命的结果。

希特勒是人性的敌人,而他也应该被这样对待,有时候如果可以更早开始反击,就可以避免更多伤害,1990年代的卢安达还有塞尔维亚事件都是例子。

第三、爱你的敌人其实也默默破坏了友谊,我不会接受一个爱自己敌人跟爱我一样的人当我的朋友,朋友是一种特殊的概念,把两个人牵在一起,如果爱朋友跟爱敌人一样,就违背了朋友的本质。

爱你的敌人并不如基督徒说的会终止暴力或是仇恨,反而是加深,任何一个犯罪学家或是实验心理学家都能够证明这点,现今大部分的基督徒都是很正派的人,但他们不是因为圣经的价值才成为正派的人,而正是因为他们不管经书中的价值才是正派的人。

爱你的敌人?恐怕不太对劲 Photo Credit:feryswheelCC BY ND 2.0



相关推荐